找回密码
 加入百人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58|回复: 1

李希光:丝绸之路腹地的艰难行军—乌兹别克斯坦日记(3)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02

帖子

62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21
发表于 2016-2-24 17: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带一路”上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建好中国软实力?我们究竟是用唐代中国与中亚的故事来宣传一带一路,还是用现代的人文故事和成功案例来宣传一带一路?这是我和学生们在路上要讨论的。这次远征将沿着丝绸古道,对塔什干、乌尔根齐、希瓦、布哈拉、铁尔梅兹、撒马尔罕、安集延、浩罕八座丝绸之路古城进行考察采访。
QQ截图20160224172426.jpg


早上7点半,我们登上大巴,离开希瓦去布哈拉。"请大家检查一下是否遗忘了东西在旅店?如果遗忘东西在希瓦,我们是不可能回来取的,因为希瓦到布哈拉路途太远,450公里,路上要开七八个小时的车”,俄语翻译阿克桑娜说,“今天我们沿着阿姆河走,先穿过黑色沙漠——卡拉库姆沙漠,然后穿越红色沙漠——克孜尔库姆沙漠。这片沙漠的下面藏着金矿、铀矿和天然气和石油。”


出城经过一个热闹的牲口市场,牛、驴和汽车挤成一团。一个老农赶着马车,上载着刚刚买的两头牛回家。一个小男孩牵着驴往家走,一个男人骑自行车驼着饲料去牲口市场。


大巴继续在坑坑洼洼、时好时坏的沙漠公路上走,路边偶尔会看到游牧羊群和牛群的哈萨克人赶着牲畜横跨马路。这条丝绸古道的路面狭窄,年久失修,四处是裂缝。那段六个月前新整修的路是德国人两年前帮助修建的。目前韩国人正在修一条并行的新路,道路上可以看到韩国“现代”压路车在工作。


“那些一堆一堆长在沙漠里的植物叫梭梭草,我们烤羊肉串就用这种植物的秸秆”,阿克桑娜说。


坐在大巴里,在酷热的克孜尔库姆沙漠里走了三个多小时,大家都想下车透透气,伸伸胳膊腿,方便一下。司机看见远处有一座老房子,车开过去,停在马路旁。

透过沾满了灰尘的后窗,往屋里看,阴暗的大房间里挨着墙有张床,上面放着两张破毯子。正对着房间的大门有个废弃了的吧台,房中间有个干枯的喷泉。

我绕到前门,走进老屋敲门,没有人应声。我推开门,几只鸽子从阴暗角落扑腾地冲我飞过来。这时,一扇紧闭的里间房门开了,一个剃平头的红脸大汉瞪着眼睛,恶狠狠地朝我走过来。“我是来找厕所和洗手的”,我友好地对他说。他摆手让我出去,指着远处的阿姆河做着手势,意思是厕所在河边。

“沙漠里有狐狸、狼、鹰和蛇”,阿克桑娜说,“希望大家不要碰到这些野生动物。这里的蜥蜴有两米长。但他们主要在夜间活动。我们穿越卡拉库姆沙漠,这片沙漠里蕴藏着丰富的金矿、铀矿、天然气和石油。”

在克孜尔库姆沙漠里整整走了8个小时,除了偶尔看到哈萨克人的游牧羊群和牛群,还看到了建在沙漠里的前苏联最大监狱——姆巴捷克监狱,苏联最危险的犯人都关押在这座荒漠里的大监狱中。

为了消除大家在沙漠里长途跋涉的无聊,我们的中文翻译雅静在车上给我们做了一场报告《乌兹别克女孩是如何嫁人的》。雅静一个月前刚刚完婚,她是个乌兹别克新娘,她毕业于撒马尔罕外国语大学中文系。今天她身着华丽传统的婚礼服装,头戴传统的新娘帽子。

“过去我们女人十五、六岁结婚,现在十八岁结婚。我今年24岁了,刚刚办完婚礼。传统上,乌兹别克女孩要每天骑马,锻炼身体。过去还要举行追姑娘比赛,男孩要把姑娘抢夺到自己的马上才能娶到她。我的婚姻父母安排的。我大学同学看上了我,他到我家向我父母求婚,他先后三次来我家求婚,第三次来我家,我家才给出答案。我父母会偷偷托人去男方家了解他家的家产,他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但是,我父母同意我嫁给我的老公,是因为他的父母天天做礼拜”,雅静说,“结婚前,乌兹别克女孩不能谈恋爱。谈过恋爱的女孩不好嫁人。在大学里男女同学相中了,女孩就会让男孩去她家里提亲。如果父母选的女婿,女孩不喜欢,女孩也得遵从父母的选择。拒绝父母的婚姻安排,对女孩不好。”

“在乌兹别克,不同的民族之间,结婚的很少。如果女方信伊斯兰教,女孩会要求男方去信伊斯兰教,否则就无法结婚”,雅静说。
“结婚的钱由男方提供。乌兹别克人均工资200美元一个月,但结婚要花两、三万美元。这笔钱是男孩一生下来,父母就开始为他结婚攒钱。婚礼先是在女方家里安排一个小的接新娘的仪式,男方来女方家接新娘去男方家见男方父母。然后进城玩,晚上举行婚礼。过去婚宴都在家里办,现在都在酒店里办。”雅静说,“嫁到老公家后,我要穿新娘衣服40天。每天做早饭,早上向公公婆婆鞠躬三次,打扫卫生。我的老公在新婚这40天里,晚上不可外出,要在家陪着我。女人结婚前一定要学会做饭。我每天做两次饭,好辛苦。”

“乌兹别克是个大男子主义国家。结婚后,我老公对我说,不要再那么化妆了,否则别的男人会看你的。结婚后,我老公带我去他亲戚家做客,亲戚会给我送礼物。婚后,女方都要听男方的。有的女生虽然毕业名牌大学,但是婚后,老公经常不会让女方工作的。我老公是学韩国语的,我们马上一起去韩国留学。我想到韩国读中文系研究生,我老公对我说,我会给你提供学费的。”
“我父母生了十个孩子,但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不想要很多孩子,生两、三个就够了。一夫多妻是先知默罕默德开始的,他主张一夫多妻,是为了帮助那些贫苦的女人。伊斯兰宗教规定,丈夫对所有的妻子应该平等。但是,乌兹别克政府不允许一夫多妻”,雅静说。

QQ截图20160224172508.jpg

我们在经历了没有通讯网络与世隔绝的8个小时后,进入了布哈拉绿洲,那里坐落着丝绸之路最大的贸易中心,也是古时候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粟特的贸易中心。“过去驼队要走两周(因为骆驼每天走30公里)。如果建成中国那样的高铁,从希瓦到布哈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阿克桑娜说。在花剌子模炽热的阳光下跑了一天,虽然40度高温,由于湿度不到25%,身上没出一点汗。

布哈拉城位于泽拉夫尚河河谷的一块绿洲上,古城距离贯穿黑海地区的铁路线15公里,距撒马尔罕250公里。两千年来,布哈拉是中亚最大的集市和万国来朝的文化中心。唐朝时,这里是粟特王国的商业中心。阿拉伯人占领该地后,709年,布哈拉成为巴格达哈里发的重要文化中心。公元892年至999年布哈拉成为萨曼王朝的国都。1220年,成吉斯汗大军攻陷布哈拉,除了萨曼王陵幸存下来,整个布哈拉城被焚烧抢掠一空。14世纪帖木儿王朝时期,布哈拉城修建了大量的精美绝伦的建筑。16世纪,昔班尼的乌兹别克人建立了布哈拉汗国。布哈拉汗国以费尔干纳谷地和天山为界,与以今天莎车为首都的叶尔羌汗国为邻。叶尔羌汗国是由苏丹.赛义德汗在16世纪原察合台汗国的旧地上创立的一个国家,疆域包括吐鲁番,哈密,塔里木盆地,东方是嘉峪关、南方是西藏、西南是克什米尔,因早期统治中心在喀什噶尔,因此称为喀什噶尔汗国,后被准噶尔灭。由于中亚这些汗国的地缘经济,直到上个世纪20年代,布哈拉一直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商贸中心。

今天的布哈拉古城,蜿蜒曲折的古巷通向王陵、清真寺、城堡、巴扎和商旅客栈。布哈拉经常发生地震,没有高层建筑。我们下榻在一个二层楼的镶嵌着大理石和马赛克贴砖的现代商旅客栈里,旁边是一个卖传统工艺品的穹顶大巴扎。

有2500年历史的布哈拉,曾经是祆教和佛教的土地。祆教是一神论,是非分明,善恶分明。“祆教左右各有两个天使:好天使和坏天使,”阿克桑娜说,“祆教影响了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甚至萨满教。崇拜太阳和火,祆教每天礼拜五次。在婚礼上,新郎必须领新娘转火盆三圈,洁净身体。亚历山大东征中亚,破坏了祆教寺庙。“但是,今天在伊朗和阿塞拜疆还有祆教的寺庙和信徒。布哈拉的名字源自一个佛教寺庙。公元前两世纪,佛教传到布哈拉。公元707年,阿拉伯人攻占布哈拉,这里的伊斯兰受到祆教和佛教影响,早期的伊斯兰教征用佛教寺庙作为清真寺。当时的穆斯林不知道如何建造清真寺。还采用了佛教的某些图案。我们在萨曼王的砖结构陵墓上方,看到了一个方框图案,与敦煌莫高窟的图案极为相似,显然受了佛教影响。

“乌兹别克人知道粟特吗?”“我们都知道”,中文翻译静雅说,“粟特就是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虽然我们不讲粟特语了,但是,塔吉克斯坦有个山区的人还在讲粟特语。”

晚上,在布哈拉一个古老的露天院落里,看了当地塔吉克人的传统歌舞表演。出来表演的姑娘看上去是金发碧眼、深目高鼻的欧洲人。“她们是亚历山大东征时留下的后代”,阿克桑娜说。公元前3世纪,亚历山大打到这里时,他还命令自己的一万名士兵娶当地姑娘为妻,亚历山大本人也娶了一个当地女孩。其结果就是,今天的很多布哈拉人金发碧眼。(记录于2015年8月9日)



作者简介:


李希光,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巴基斯坦文化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媒介素养与文明对话教席负责人、中信改革与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李希光教授曾获联合国艾滋病防治特殊贡献奖、巴基斯坦总统奖、北京市高校教学名师、北京市优秀教师、国家精品课、全国十大教育英才、国务院政府津贴等。 李希光教授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和清华大学苏世民学院两所学院的主要创建者,曾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新华社高级记者、哈佛大学新闻政治与公共政策中心研究员、《华盛顿邮报》科学与医学记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青年学者。
   
李希光教授与丝绸之路相关著作有《找回中国昨日辉煌》(1995,李希光丝绸之路四大路线采访日记)、《梦幻尼雅》(合著,新疆南疆佛教遗址考察纪实,1995)、《跟我去楼兰》(2000,古丝绸之路考察纪实)、《写在亚洲边地》(2015,李希光与他的学生在丝绸之路上考察15年的笔记)、《对话西藏:神话与现实》(2010)、《中巴经济走廊》(2016)、《亚洲边地26年行记》(2016)。


早在26年前,李希光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青年学者,在海上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阿尔泰游牧路线行走5万多公里,曾出过书、画册,举办过摄影展。这些年来,李希光多次赴巴基斯坦考察,在俾路支、白沙瓦、斯瓦特、喀喇昆仑山、兴都库什山等风险较大的地区,但又是一带一路核心区地进行调研,收集第一手材料。早在1990年,李希光随巴基斯坦最杰出的学者丹尼教授乘船来到卡拉奇,沿印度河采访考察古丝绸之路。2007年,经两国政府同意,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亲临清华大学为李希光主持的清华清华大学巴基斯坦文化传播研究中心揭牌。2009年,巴基斯坦内阁会议决定以巴基斯坦总统名义,授予李希光“最高领袖奖”。


李希光也是一位有国际影响力的公共外交家。2010年以来,李希光分别受扎尔达里总统、吉拉尼总理、穆沙希德参议员等邀请,先后六次率领团组深入巴基斯坦访问考察。2014年春,深入中巴经济走廊的核心区,也是最危险的省份俾路支调研。2010年以来,李希光带领清华巴基斯坦研究团队每年与巴基斯坦国家科技大学或国家信息科技大学共同召开中国-巴基斯坦联合智库年会,李希光担任中巴联合智库主任。李希光对巴基斯坦积极开展公共外交,他多次与巴基斯坦领导人深入交谈,曾当面向穆沙拉夫总统、扎尔达里总统、侯赛因总统、吉拉尼总理等深入介绍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2015年3月,巴基斯坦侯赛因总统专门听了李希光的演讲《一带一路与伊斯兰世界》。2015年夏天,李希光与穆沙希德参议员率领中巴远征队,全程考察中巴经济走廊,受到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接见。2016年夏天,李希光在斯瓦特王子的陪同下,深入塔利班最活跃的地区考察当地社会文化和佛教遗存。2010年-2014年,李希光两次去尼泊尔,分别给尼泊尔总统、总理、副总理、尼共毛派领导人普拉昌达和隐退的国王等讲中国道路和一带一路。

李希光教授目前讲授《初级新闻采访写作》(清华本科课、国家精品课)、《走在丝绸之路上的大篷车课堂》(清华新生研讨课)、健康传播(清华国际公共卫生硕士课,英语讲授)、媒介批评(清华博士生课)。李希光近年来出版的在社会上有影响的其它专著有:《谁蒙住了你的眼睛——人人必备的媒介素养》、《新闻采访作教程》、《初级新闻采访写作》、《软实力与中国梦》、《舆论引导力与文化软实力》、《发言人教程》等。在《科学》杂志、《求是》杂志、《红旗文稿》、《人民论坛》、《华盛顿邮报》等发表过有影响文章。


文章转自大篷车课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33

积分

禁止访问

积分
33
发表于 2016-5-28 22: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百人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