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百人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24|回复: 0

赵可金:“一带一路”实施急需调整思路 杜绝空谈顶层设计

[复制链接]

101

主题

101

帖子

60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06
发表于 2016-5-31 18: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截图20160531182511.jpg

一带一路百人论坛专家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凤凰国际智库高级研究员赵可金在第一届凤凰国际讲堂中做了题为“一带一路:对接与拓展”的主旨发言,就“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的几点关键问题做出评述和分析。他认为,“一带一路”的顶层设计已经完成,今后不会再有新的政策和预算进行支持。中国急需就现有的矛盾进行调整,并积极开展“一带一路”的相关体系建设。 赵可金强调,提高中国自身实力是完成“一带一路”设想的根本基点,扭转中国企业现有的不当思路是关键之处,正确认识中国在“一带一路”中面对的风险和不足是重要议题,积极开展整体布局的建设是保证顶层设计落实的有力举措。

直面发展中的基本问题,让顶层设计“落地生根”


在“一带一路”提出之前,赵可金一直认为所谓的中国模式是不存在的,所谓的“中国制造”应该加一个“S”。此外,不同地区的发展道路和理论甚至是相互矛盾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实行的路线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就好像是盲人摸象。所以很多地方其实是很不一致的,甚至有的地方之间是存在矛盾的。


随着中国的发展,这些矛盾越来越多地呈现出来并急需进行调整。这不仅体现在地区之间,也体现在行业与行业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为此,赵可金在《环球时报》写过一篇文章,题目为《中国要认真地对待发展后的难题》。虽然中央完成了“一带一路”的顶层设计,但是顶层设计要想落地生根,要想在实践当中转变为现实,恐怕不能回避一些最基本的问题。


现在谈“一带一路”的人很多,而且大家各有各的谈法。中央已经完成“一带一路”的顶层设计,因此在赵可金看来今后不会再有新的政策出台,也不会再有新的预算去进行支持。今年中央的主题是如何对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做出顶层设计,所以9月份G20峰会可能在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特别是金融这一方面做出安排,包括前不久刚刚成立的亚洲金融合作协会。那么今天再谈“一带一路”有什么意义?再谈“一带一路”的关键是什么?分析“一带一路”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在地方政府、企业、园区甚至国外如何解决,是需要继续深入分析的。



“一带一路”就中国说了算?


赵可金认为,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将“一带一路”的定义讲得最为清楚,他将“一带一路”总结为两个部分:在国内是对外开放的顶层设计,或者是经济外交的顶层设计;在国外是寻求共同发展的新道路。就这个定义,赵可金提出“一带一路”要注意的几大问题。

既然是国内对外开放的顶层设计,就意味着“一带一路”首先是国内的事情。“一带一路”就中国说了算?不,“一带一路”只是一个提议。到底是什么,需要商量着做。首先是在国内做,其次在国际上需要拓展并与其他国家共同发展、互利共盈。所谓互利共盈,无非就是对外开放,或者说建设开放型经济体系,一同建设经济共同体。很多人用各种各样的理论来解释提出这个提议的原因,比如说有美国的因素、周边的因素等。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中国自身。


“一带一路”为中资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


2008年之后,金融危机爆发、西方市场低迷,中国庞大的产能找不到市场。2002至2012年广东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了8倍。而且工厂建起来后,只要有市场,产能就不断地增长。银行的数据显示,第一大贷款是铁路、公路、机场;第二是房地产领域;第三是水泥、建材、钢铁、有色金属等,这些后来都成为过剩产能。中国整体经济就是这样,如果现在西方经济市场没有得到复苏,过剩的产能找不到出路,结果就是每天的产量越高,赔得越多。


中国这么快的产能增长速度,承载了这么多人口的就业,而西方的市场已经饱和了。以美国为例,美国现在的经济数据也很好,2%的增长,失业率也降到4.9%。但是美国老百姓照样不满意,因为产能消耗不了。生产再多,与老百姓也没关系。有数据表示,中国每年向美国出口十几亿双鞋子。但美国就三亿人,市场已经饱和了。


为了找到新的市场销路,中国必须想办法。很多企业家说还是要在欧美做生意,因为整体的环境好,市场的信誉度高、风险低。但是事实上,那里的市场太成熟了。日本首相安倍的顾问讲,日本不怕开放市场,因为国内市场很成熟。即使产品价格低廉,但是服务跟不上,民众照样不会消费你的产品。所以,日本很想进入欧美市场。但是很多时候产品已经过剩了,而且欧美国家为了保护自己的产业,或者是重新振兴它的制造业,就要进行限制保护。中国企业家只能到那些高风险的地方进行投资,例如伊拉克、阿富汗。但是高风险和高收益是成正比的,中国的企业进去了、劳工进去了、承包公司进去了,就需要有“一带一路”去提供保护。“走出去”的地方越多,中国人受伤害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国内经济进入了新常态,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出现了问题,所以只好如此。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三角”关系最稳定


赵可金曾向生意人提问,问他们到这些国家去做生意的过程中最看重什么?他们说最想理清这些地方的家族关系,因为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家族关系就会很危险。中国企业投资过程中老是想自己独占市场,这样最容易出事。与其他国家的思路不一样,比如美国投行的企业想投资一个项目,都是将美国公司、日本公司、欧洲公司等集合在一起,然后再投钱。而中国的企业只是单枪匹马,目的国就没有忌惮,这就是问题所在。所以出发点还是把中国自身搞好,“一带一路”的起点是自通,关键是互通,是“一对一”。集体行动的逻辑表明,规模越小就越能成功,规模越大肯定成功不了。所以中国推行互联互通,参与的国家不要太多。包括南美合作推进很慢的原因,也就是国家太多了。先两个国家,再逐步加上其他国家,“三角”才是最稳定的。


实现互联互通,“一带一路”需关注华人华侨


赵可金提出,中国对“一带一路”问题的思考,更多地需要关注“一带一路”的第一批参与者,也就是那些华人华侨、做生意的人。而且不能只讲中国的事,还得讲大家的事。德国就讲世界,文化外交方面不只讲德国的文化,还讲全世界的文化。此外,还需要政府引导方面新的手段。


现在政府顶层设计完成了,有100多个项目引导着,所以中央政府不会再有新政策。接下来,一方面用市场,一方面用法制,尤其注意提供售后服务。中国的社会服务是一个短板,“一带一路”需要大批相关的社会服务机构。


赵可金表示,要充分发挥企业和国际社会的积极性,带动“一带一路”的资金投入。现在“一带一路”的提出已经超过两年,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没有多少增长,投资的人仍旧认为风险太高。赵可金建议中美进行对话,让美国参与进来,让华尔街参与进来。


弄清楚了资金从哪里来,那么利润又从何而来?中国现在的利润点是商业秘密,比如中国电信。中国电信行业利润是10%,但是中国电信有市场保护。“一带一路”有些国家没有建成信息网,而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在通信基础设施方面还是相当有实力的,有的国家就想合作。降低50%的成本收益率就高,这实际上是依靠中国的基础技术和基础设施。“一带一路”大谈修路,其实修路是赔本的,是一个高投入、低回报的行业,不是长期回收的投资行业。但是有些行业是可以投资的,比如说通信。现在最重要是互联网,其他的国际规范都是由政府来制定的,互联网的规划就不能少了企业。很多人谈到大数据,大数据掌握在电商手里,就一定要找企业来。所以如何发挥企业的积极性,这是“一带一路”的重中之重。


学习美国建设国际开发署,有效进行风险管控


赵可金认为,中国面临的风险主要有两点:第一是自己说了算,第二是坚持发展主义。发展主义只是中国近三十年形成的,但是很多老百姓,包括政府官员,就用金钱做标准、用金钱当手段,这是很大的问题。赵可金强调,这个思维很可能导致出去得越快,遭到的反击越快。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大量的科学评估公司,以及需要有效的风险管控。


现在中国最紧迫的是什么?是要学习美国建设国际开发署。中国很多外援、开发等领域都分成很多的部门,这很不利。需要特别注意一点,交予中国国际开发与合作署去统筹。


除了学习美国建设国际开发署,还需要开展怎样的整体布局建设?赵可金提出,其实从中央发布的报告来看,整体的布局已经展开,总的布局是三大独立军团、两大核心区、六条走廊、八个高地、十五个港口。从中国过去三十年的发展来看,在一些地方必须调整了。比如从南京开车到上海,沿途很多农村都换成了城区,很多地方都变成了厂区,从上面看是超级城市。这些超级城市制订“十三五”规划的时候还是自己制订自己的,几十个经济发展项目是竞争的而并不能统筹。协同发展很难做到,于是就迫切需要“一带一路”在地方上寻求整合。赵可金强调,整合的方向就是建立互联互通的二元治理体系。



充分发挥开发区作用,形成完整有效的二元治理体系

从经济发展上看,中国要充分发挥开发区的作用。现在的开发区需要整合经开区、高新区还有一些旅游度假区、边境合作区、境外合作区等。这些园区的功能都一样,只是隶属的部委和地方不一样。经济在地方发展规划越多、设计越多,导致的问题就越多,所以需要经济发动机的整合。但是社会治理要属地化,中央所属企业、学校、军队,只要住在这个地方,就应该受到这个地方所有的社会治理职能的整合。


经济发展职能更大的范围是市场化、开放化发展,即二元治理体系,具体的表象是城市群、经济群。承担经济发展职能的,就不承担社会管理职能。企业进行发展,社会职能就交给地方,企业只需挣钱发展就可以了。同样今天更大范围内的区域协同,经济发展职能交给一个发动机,社会职能交给若干个发动机。许多地方债台高筑的原因就是拿钱搞发展去了,很多钱都是东贴西补出了问题。所以需要进行明确,各干各的、各自干自己擅长的。


促成传统现代化向共同现代化转变,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赵可金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探索共同发展、融合发展、和平发展的道路。在发展理论上,中国恐怕要做出一些转变:其一,从强调综合国力转移到强调国际竞争力上来。要关注老百姓过得怎么样,关注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话语权怎么样。要强调竞争力的指标,不要总强调规模。中国的竞争力还有欠缺,尤其是单位竞争力。其二,要从传统现代化理论向共同现代化理论转变,互联互通、包容开放、合作共赢;其三,要从片面强调经济发展理论向全面发展理论转变,走一条能源、经济、社会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总体来说,“一带一路”的目标就是建设开放的经济体系。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开放型经济体系发展,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优势,这是一只手;另一方面,要发挥举国体制的优势。现在由中央国家项目委员会实施,所以是安全和发展两件大事。最终来推动举国体制和开放型经济体系两个优势都得到释放的中国经济体系,那可能就将迎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本文转自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简介:

赵可金,一带一路百人论坛专家委员会委员。1975年生,复旦大学法学(国际关系)博士,现为国际关系学系副主任、副教授,兼任教育部区域国别基地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理事、中国高校国际政治学会常务理事、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一带一路百人论坛专家委员会委员、吉林大学公共外交研究院客座教授、《公共外交季刊》编辑部副主任、Journal of Political Marketing 编委等社会职务,2012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5年入选北京市四个一批人才。主要从事外交学、公共外交、中美关系等研究,先后出版《营造未来:美国国会游说的制度解读》、《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研究》、《公共外交的理论与实践》、《全球公民社会与民族国家》、《政治营销学导论》等著作十一部,在SSCI、CSSCI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120多篇,荣获省部级科研奖励一等奖三项,二等奖三项。


感谢作者的授权,本文由 一带一路百人论坛 发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百人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